您现在的位置:理论文苑 >>

沙 柳

                

八月上旬,我有幸随同援助单位——柴达木监狱政治处的同志,参与了新招录民警政审工作。虽然工作量不算太大,但往返路程却达千余公里。

车,行驶在路上,窗外,满目大漠景象,仿佛行驶在新疆大地上,好像在去南疆的路上、又好像行走在去北疆的途中。在路边或更远处,有许多叫不上名的小野花、小野草......但让我看到更多的是,那一棵棵、一片片生长在戈壁荒滩、盐碱沼泽上的沙柳。它们或孤零零地独自扎根在砂砾中,迎风沙、耐酷暑、抗严寒;或三五成团,一簇簇紧紧地抱在一起,似乎在守护自己的家园;或成片生长在盐碱地里,仿佛在表露自己的耐性和坚强。

沙柳,是一种多年生乔木植物,不仔细观察,还以为是生长在新疆的红柳,只不过红柳生长于河流漫滩,河谷阶地;而沙柳则不同,它耐干旱,抗风沙,适应性更强。它,形如火炬,叶如穗,花显粉紫色。据说有干旱旱不死、牛羊啃不死、刀斧砍不死、沙土埋不死、水涝淹不死的“五不死”特性。春季来临时,风沙肆虐、沙丘平移,不管沙柳被埋得多深,只要有枝头露在外面,它就能够茁壮成长;它不怕牛羊啃,即使把皮都啃光了,有一枝牛羊够不着的,过不了多久,就能重新恢复生机;它,仅长于地面三、四米高,但扎于地下的根系非常发达,像网一样四处延伸,寻求养分,最远能延伸至百余米,一棵沙柳就可将周围流动的沙漠牢牢固住。它,不仅能生长在贫瘠的戈壁荒漠中,经过人工培植修剪后,作为城市的景观绿化植物,装点着城市的美。在西宁、在格尔木,甚至在其他城市都有着它的身影。

    我所在援助单位原址—诺木洪农场,就有成片的沙柳,放眼望去,似乎一直绵延到了天边,甚为壮观。其中有一棵,生长在去“贝壳梁”的路边,高达四米有余,占地近十余平方,无人考证它在此生长了多少年,但依旧生机盎然,枝繁叶茂,透露出旺盛的生命力和蓬勃的生机。青海省监狱局系统的开拓者们,常把自己比作“沙柳”。也因此,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至九十年代,经过几代人战风沙、斗严寒的艰苦奋斗,顽强拼搏,在飞鸟不停、人迹罕至的荒滩上,开荒种地,改造育人,创造了新中国监狱史上的无数个“第一”。在中国、在大西北,我们监狱系统的前辈们,不正是具有了这种“胡杨”的品格、“红柳”的耐性、“沙柳”的精神,创造了人间奇迹么?这种品质和精神,也激励着后辈们前赴后继,勇往直前。我们也如同一棵棵沙柳,身居格尔木,植根“柴达木”,在“传帮带”的同时,同样也在汲取养分,为自己的茁壮成长储蓄能量,为更扎实的工作夯实基础,蓄势待发,焕发无限的青春活力!


附件

【字体: 】【收藏】 【打印】【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