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监管前沿 >>

用真诚和关爱融化残疾服刑人员心灵坚冰

服刑人员李某,男,42岁,汉族,因犯拐卖儿童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在女子监狱三监区服刑改造。李某身患残疾(右臂、右腿行动不便),入监后自卑心理很严重,表现出对社会仇视,对人情冷漠,对规范抵触,缺乏基本的认知水平和人际协调能力,尽管监区民警多次帮助教育,但成效均不明显。服刑期间,情绪时好时坏,改造反复性很大。

20126月初,李某因患感冒导致行动不如以前方便,思想上也出现了波动,监区领导安排民警带他先后到青海省红十字医院和青海省人民医院做了详细的检查,检查结果显示,李某没有其他疾病,他的右腿和右臂也在慢慢恢复,劝他一如既往地进行康复训练。当李某听完医生的陈述时,民警看到他满脸的期望,希望能治好。民警抓住时机,开导他不要有太大的思想压力,要心情愉悦,适当转移注意力,经常找民警和同改谈心,释放不良情绪,树立战胜疾病的信心和毅力。经过一段时间的康复训练,李某的病情有所好转,人也精神了许多。

20132月,李某得知妻子因为和老人不和,带着两个孩子离家出走,目前失去联系,表现出焦虑、抑郁、心事重,思想压力大,整天萎靡不振,不和任何人交谈,思想极度消极,改造无动力。经常因一些琐事,就与同改发生矛盾。后发展到与民警严重对立,消极怠工,对抗管教,屡次违反《服刑人员行为规范》,影响极坏。车间管理民警多次对他进行了谈话教育,效果不佳。他常说:“人活着真没意思,再说我的身体状况让我也不可能活着出去,我这一生就这样完了”。有自杀倾向。后经监区会议研究,将李某定为重点管理服刑人员,安排民警对李某进行包教。

接下来,李某成了民警研究和分析的重点对象。一方面民警经常主动找李某谈心,另一方面给他安排包夹服刑人员,要他们密切注视他的动向,并随时向民警汇报。在和李某的谈话中民警了解到:李某存在焦虑、烦躁、入睡困难,食欲下降、经常做噩梦等问题已有一个多月。他自己总觉得监区民警及同改对他有看法,认为别人不理解他,感到周围同改在歧视他、处处为难他。监舍小组长汇报:最近李某心情非常烦躁、焦虑,干什么事都无法专心,老是走神,晚上翻来覆去,有时整夜不睡觉,有自杀念头。了解此情况后,民警开诚布公地和他促膝长谈,鼓励他正确面对自己的心理疾病,配合进行咨询和治疗。在征得他本人同意后,分期做了COPA-PISAS等心理测验,一起分析了他的心理测验结果,共同讨论了心理问题和不良倾向性,然后指出了其神经质人格、焦虑、忧郁、敌对、多疑及情绪不稳定性和人际关系不协调等方面的心理缺陷。鼓励他解除戒备心理,正确对待诊断和分析。同时,应用内省疗法,让其检讨产生自杀的错误想法,反省自己的行为所造成的恶劣影响,回忆自己曾有过的幸福自由的生活,激发其靠拢政府,积极改造,争取减刑的信心。经过心理综合治疗,稳定了李某的情绪,使他放弃了自杀念头。

随后,针对他的情况,民警打破以往的说教方式,用真情和关爱去感化教育。经常找他说闲话,拉家常,讲人生,谈哲理,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每逢节假日,民警主动找他到改造办公室打亲情电话。此外,分监区安排李某从事打扫车间卫生,鼓励他多活动、多锻炼,帮他找了一些康复训练方面的书籍,劝他每天爬楼梯进行康复训练。经过监区民警的不断努力,李某慢慢敞开了心扉,开始积极配合管理,主动找管教谈心,汇报思想情况和生活情况,重新树立了改造信心。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一年多的努力,上百次的个别谈话教育,现在李某能自觉遵守监规纪律,按时完成分配的劳动任务,也能和他人和睦相处,情绪比较稳定,还常说:“监区民警对我这么好,我要好好改造,以好的改造成绩来报答管教民警。”目前该服刑人员已获得“表扬”奖励1次。拿到成绩的他,满心欢喜地对民警说:“我能取得今天的成绩,多亏了警官们的帮助,我会牢记一辈子。”正是监狱民警一次又一次的努力,终于重新唤起了李某对生活的信心,使他积极地、全身心地投入到改造生活中去。

附件

【字体: 】【收藏】 【打印】【关闭

相关文章